我們在戰位報告丨熱血邊關 再立新功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李先慧 劉福生等責任編輯:葉夢圓
2020-08-16 21:16

三角山邊防連戰士正在騎馬巡邏。劉福生 攝

在祖國的北疆內蒙古阿爾山,駐守著北部戰區陸軍某旅三角山邊防連。2014年1月26日,習主席冒著零下30多攝氏度的嚴寒,來到這里看望慰問邊防官兵,和執勤哨兵一起站崗。一年后,習主席給連隊官兵回信,勉勵他們推動強軍目標在連隊、在邊防落地生根。統帥的關懷厚愛,時時激勵著邊防官兵,他們不負重托,不辱使命,努力為筑牢祖國北疆安全穩定屏障再立新功。

(一)

邊防巡邏路起點。李先慧 攝

7月,阿爾山青山隱隱,綠草茫茫。在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叢中,一條鋪滿石子的邊防巡邏路蜿蜒地伸向遠方。極目遠眺,滿眼碧色草原、白樺林樟子松、紫的黃的各色野花。但到了冬天,這些色彩都被同一種顏色覆蓋——白色。

2014年1月26日,楊洪所在的乘馬巡邏組就是在白雪皚皚的巡邏路上遇到習主席的?!爱敃r有一個細節我記得特別清楚,習主席與我們6人巡邏組一一握手,剛握了3個人的手,正好過來一個雪橇巡邏組。等他們向主席報告完,主席記著還有 3名戰士沒握手,又專門過來跟這3人一一握手。當時戰友們非常激動,更特別感動?!?/p>

那次終生難忘的巡邏,成為激勵楊洪精武強能、苦練戍邊本領的不竭動力。

2015年7月,楊洪和3個戰友一起代表團里參加內蒙古軍區的偵察兵集訓比武,其中一項課目是極限體能。全副武裝頂著大太陽進行到最后的10公里時,兩個新兵已經明顯體力不支了。跑在前面的陳建川和楊洪接過了戰友的槍扛在身上。這把槍就像能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背上的一剎那楊洪忽然雙腿發軟,跑了500米就覺得天旋地轉。

陳建川看出了楊洪的不對勁,攙了他一把:“堅持一下,已經到最后一步了。大家都知道我們是習主席視察過的部隊,不能放棄?!睏詈榭粗樕t氣喘吁吁還不忘鼓勵大家的陳建川,沒有說話,定定神,轉身拉著落在后面的戰友,往終點沖去。最后,他們取得了團體第二名的好成績。

三角山邊防連戰士楊洪。劉福生 攝

“我們是習主席視察過的部隊?!比B官兵都把這句話記在心里,用實際行動守護這無上榮譽?!笆卦谶叿谰褪欠瞰I”“完成巡邏任務就是成績”的老觀念再無立足之地。為苦練守邊固防精兵,提高部隊戰斗力建設水平,現任連長王禹博對照新大綱要求,摸索出“軍營吉尼斯”“雛鷹集訓隊”等訓練模式。

楊洪是“雛鷹集訓隊”的教員。上個月,他帶的列兵高本力4小時不間斷做了3733個仰臥起坐,一舉打破連隊記錄。講起來,高興勁兒都寫在楊洪臉上,“徒弟”破紀錄比“師傅”自個兒破了記錄都要開心。

去年一年,三角山邊防連3名戰士因訓練成績突出榮立三等功,連隊在全旅專業技能比武中奪得團體第一和3個單項第一,10余人在各級比武競賽中摘金奪銀……

一個個創破紀錄的數字、一次次爭先恐后的比武、無數個蹭蹭提高的成績背后,是三角山邊防連戰士對習主席的響亮匯報,更凝聚著官兵們干事創業、建功邊防的軍心士氣。

(二)

三角山邊防連擔負的巡邏路線上,山河縱橫、森林茂密,夏天蚊蟲肆虐,冬季雪深沒膝。

這條路,王禹博數不清自己走了多少遍,閉上眼睛,一草一木都清晰地印在他的腦海里。

“一條路走這么多遍,會變得麻木和遲鈍嗎?”

“不,會更加敏銳。哪兒有風吹草動,我們一眼就能看出來?!蓖跤聿┱f。他講起了老連長寶林的故事。

有一次,牧民點的老鐵去找馬,馬找到了人卻被“白毛風”吹得迷了路。老鐵向寶林求救,寶林讓他拍張照片發過來。照片拍得模模糊糊,寶林還是一眼就判斷出位置,趕過去找到了凍得鼻青臉腫的老鐵。

中蒙界河哈拉哈河。李先慧 攝

習主席視察時囑托連隊,要提高管邊控邊能力,有效履行衛國戍邊職責。筑牢新時代的鋼鐵邊關,連隊官兵練就一雙雙“火眼金睛”,個個都是“活地圖”。

巡邏路上一些腳步無法抵達的地方,也有一雙雙“眼睛”監視著邊境的風吹草動。這是視頻監控系統前端,有了它,連隊值班室實現了360度無死角旋轉觀測,保障了邊境地區24小時全時監控,靠技術力量筑牢北疆安全穩定屏障。

劉俊心是連里的“老通信”,常年守在監控視頻前,從一方20多寸的屏幕中監視著邊境的一草一木。雖然大多數時候只是發現些野生動物,他也一刻不敢松懈。

2018年6月的一個下午,天氣異常燥熱。午休完的劉俊心到值班室換班,乏意還沒完全散去。剛坐下不久,監控屏幕突然開始閃紅,劉俊心登時清醒了過來,立刻放大再放大,發現一個不明物體正快速往連隊方向挪動。和各個執勤點位聯系之后,根據經驗,他判斷很有可能是誤入邊境前沿的人。

劉俊心迅速報告連長,連長立即決定出動應急分隊過去攔截。不久就帶回來兩個騎著摩托的當地居民,他們跑到邊境采摘蘑菇來了。

劉俊心說,監控前端的紅外攝像頭不會放過一絲動靜,有了它們的震懾,非法采摘、捕獵的人也少了很多。

這套設備精密而復雜,裝備連隊之后,劉俊心還被派去成都廠家那里培訓了一陣,學習它的使用和維護?!疤貏e難學,”他說,“但正因為是高科技,我們才放心和它一起守邊防?!?/p>

(三)

2015年2月16日,習主席給三角山邊防連全體官兵回信,勉勵他們為筑牢祖國北疆安全穩定屏障再立新功!

何金剛和楊洪是老鄉兼同年兵,楊洪9月份就要退伍了,何金剛還不想走?!爱敱@8年過得特別值,唯一的遺憾是沒能像楊洪一樣立上功?!彼f,“習主席勉勵我們再立新功,我還想再干幾年,繼續把邊疆守好?!?/p>

何金剛的左臉上還留著塊塊紫色的淤青。他正在某執勤點執勤,一個多星期前,在巡邏路上為牧民找羊時不小心絆到石頭從山坡上栽下來,半邊臉腫了好幾天。

這個執勤點是三角山邊防連負責的兩個執勤點之一,緊鄰國道,是條件最艱苦的執勤點,由6個人駐守,1個月輪換一次。

某執勤點新建的洗浴間。李先慧 攝

宿舍是簡易房,阿爾山的夏季溫差大,屋子里白天蒸得冒汗,晚上貼著暖寶寶都凍得睡不著。沒有信號,想跟家人視頻,要舉著手機沿著巡邏路往北走上1公里。洗浴間是去年才建起來的,以前想洗澡的話得自己用塑料布圍個簾子,趁著天黑在外面洗?!岸际?0來歲的大小伙子,抹不開這個臉?!焙谓饎傉f,“不過新的執勤點已經在建設中了,估計今年就能搬進去?!?/p>

對于邊防官兵而言,“艱苦”和“榮光”就像硬幣的正反面。楊洪說,他曾在槍上膛的一刻體悟到“戍邊”的“榮光”。

幾年前的一個夏夜,楊洪和戰友接到任務蹲守違法捕魚分子。潛伏在哈拉哈河畔的楊洪腦海里竄著各種各樣的念頭:“他們是一伙什么樣的人?會不會攜帶武器?萬一我犧牲了……”

夜越來越深,楊洪已經蹲守兩個小時了,河面一如既往地平靜。腿有點麻,他深呼吸一口氣,不再胡思亂想。這時,遠處忽然傳來窸窸窣窣的腳步聲,伴著魚桶和木棍碰撞的聲響。

楊洪利落地一個起身,大喝一聲:“站??!我們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邊防部隊!”聽到喊聲,這群人撒腿就跑,楊洪一個箭步上去擒住一人,沒想到這人舉起魚叉就要反抗。情急之下,楊洪端起步槍,“咔噠!”上了膛,腦子里只剩一個念頭:“必須制止他們,扣下人和車!”這些人看到槍紛紛服軟,乖乖地跟著楊洪回了連隊。

槍上膛那一刻,楊洪的心也“砰”地跟著撞了一下,一種別樣的情緒涌上來,不是緊張,是神圣。那一刻,他懂得了“守邊防”的意義。

正在站崗執勤的劉永杰。李先慧 攝

新兵劉永杰也收獲了同樣的“神圣感”。7月份,他第一次到這個執勤點駐點。在廣袤的草原上,在群山的褶皺中,年輕士兵站崗的每一刻,都繃緊了神經。

他剛剛盤查完一輛大車,手心的汗還沒完全消退?!熬退闶怯形kU,我也要攔下它。既然站在這兒,我就要站好這班崗?!眲⒂澜苷f。在前線和邊關,“家國”從來不是空洞的字眼,少年的成長都按下了加速鍵。

什么是戍邊,這個18歲的小伙子已經有了答案??v使日往月來,一代代官兵更替,“北疆衛士”精神已經扎下根,完成了它的傳承。

(作者/李先慧 劉福生 郭天甲 徐嘉寧)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十大网投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