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鮮為人知的從延安出發的“小長征”

來源:人民政協報作者:吳昌榮責任編輯:杜汶紋
2020-08-13 14:58

丁秋生中將

熊飛少將

丁秋生和熊飛都是共和國開國將軍,他倆是湖南老鄉,一起在江西安源當過礦工并投身革命,一起在安源參加紅軍,一起隨部隊完成了兩萬五千里長征,勝利到達陜北。

抗戰時期,兩人曾各率一支干部隊伍,從延安出發,在偶然間匯合,一起突破敵人多道封鎖線,行程4000余里,勝利抵達山東抗日根據地。他們的此番壯舉,被后人比喻為“小長征”。

秘密穿越同蒲鐵路

1939年,羅榮桓、陳光奉上級指示,率八路軍一一五師師部和主力一部挺進山東,與當地人民抗日武裝并肩作戰,此后,為繼續鞏固和發展我黨我軍在山東的力量,中共中央相繼派出多批干部從延安前往山東。

1941年8月下旬,丁秋生帶領80多名干部告別延安,踏上了東進齊魯的道路。隊伍一路向北,經子長、清澗、綏德、米脂,由葭縣沙峁頭渡過黃河,在離開延安后的第8天進入晉西北抗日根據地的興縣。

在八路軍晉西北軍區八分區部隊的接應護送下,丁秋生一行由嵐縣沿呂梁東麓南進,于9月上旬進入文水縣境內。在呂梁山腳下一個叫康家堡的小山村里,八分區部隊將他們移交給中共文水縣委交通隊護送。

在晉西北一帶的每條交通線上,各地地下黨組織都建有幾個秘密交通站和一支二三十人組成的交通隊,負責過往領導和部隊的接送、食宿、掩護任務。交通隊員都是從游擊隊、武工隊、敵工隊或主力部隊挑選的,不僅機智勇敢,身強力壯,富有戰斗經驗,而且政治可靠,熟悉當地地理、敵情。當晚,交通隊帶著干部隊疾行30多公里,在離太汾公路一公里的上賢村潛伏下來。

平遙東南丘陵山區和鐵北地區是晉西北到晉東南,繼而進入太岳、太行根據地的必經之地,也是日軍“重點占領區”。敵人到處建立偽保甲、自衛隊和警備隊,沿鐵路、要道和重要集鎮修筑據點,封鎖交通,妄圖分割扼殺我抗日根據地。半夜時分,交通隊長引領著丁秋生等秘密行進10里地,準備通過同蒲鐵路。突然,游擊隊偵察員前來報告說:敵人似乎察覺到有八路軍部隊路過,今晚日軍鐵甲車在同蒲線上巡邏的頻率很高,路東還有部隊集合的哨聲和腳步聲。

丁秋生當即決定一行回小徐村隱蔽。第二天半夜,一行人再次出發。出發前,丁秋生仔細檢查了全隊的背包、槍械和鞋子,以確保急行軍時不發出聲響。來到鐵道邊,丁秋生等隱蔽在鐵路邊的荒草叢里,等待時機。

不久,丁秋生聽見鐵路對面有人用彈弓射過來兩顆石子。這是約定的過路信號。他立即帶領干部戰士翻越封鎖溝、橫穿鐵路線。一行人在接應同志的帶領下避開敵人的巡邏隊,又爬過兩道封鎖溝,于拂曉前進入太岳山區。

強行通過平漢線

一行人來到一個山村時,丁秋生意外遇到了熊飛任隊長的另一支干部隊。這支干部隊由抗大、中央黨校、馬列學院、八路軍軍政學院、榮軍學校、女子大學等六七個單位的干部學員組成,全隊共有60多人,也是奉命由延安前往山東抗日根據地的。熊飛與丁秋生兩個老戰友在太行山下見面,十分親切。

熊飛告訴丁秋生,他的隊伍比丁秋生一行早出發4個月,但由于敵人嚴密封鎖,在晉中過汾河、同蒲線時就頻頻受阻。到了平漢路西,又幾次都沒能通過封鎖線,光在這一帶轉移隱蔽就耽擱了一個多月,“等得急死人了”。

丁秋生向熊飛了解到:為了切斷太行山根據地與冀南根據地的聯系,敵人先后在平漢鐵路西側增筑了鹿砦、鐵絲網和護路溝等防御設施,并沿溝增修了一系列碉堡炮樓,最近的相隔只有一里遠。用當地老鄉的話說:一眼能看見三個碉堡。碉堡與碉堡之間,每隔百米左右設一個巡邏點,強迫老百姓打更看守。一到夜間,巡邏點的電線桿上便掛起馬燈,打更人要分段傳呼聯絡口號和傳遞簽名票單。如發現聯絡口號和票單中斷,或馬燈熄滅,日軍馬上出動鐵甲車,打開探照燈一路巡查過來。

丁秋生聽熊飛介紹情況后,找來沁源縣委交通隊楊隊長,請他盡快返回太岳軍區,立即向陳賡報告這一情況。

太岳軍區得到報告后,迅速上報到位于王家峪的八路軍總部。彭德懷對此非常重視,立即令一二九師設法把兩支部隊安全送到冀南根據地。

一二九師有關部門吸取前幾次未能通過敵人封鎖線的教訓,決定由秘密通過改為強行通過,并將護送任務交給陳錫聯率領的三八五旅。

陳錫聯接到任務后,親率兩個團由河北涉縣西達鎮駐地東進,急行軍120里趕到磁縣平漢路西。當晚,三八五旅向沿路敵據點發起猛攻,對鐵道沿線的鹿砦、鐵絲網連續進行爆破。丁秋生、熊飛早已到達指定地點,見三八五旅將敵封鎖線撕開一個百多米寬的口子,立即率領140多人從掩護部隊架好的梯子上爬越封鎖溝,跑步穿過平漢線鐵軌。就在還有30多人沒有通過時,敵人的鐵甲車雙向駛來,企圖封堵缺口。三八五旅部隊見狀,立即分頭阻擊。丁秋生、熊飛冷靜站在溝沿邊,指揮大家通過封鎖線,隨后帶領大家急行軍,于拂曉前進入冀南抗日根據地。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十大网投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