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江書院:國防大學的“根”就在這里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褚振江責任編輯:杜汶紋
2020-08-14 09:50

尋根龍江書院

■褚振江

資料圖

背依五虎嶺,面臨龍江河,一塊高懸的黑漆描金木匾上,“龍江書院”四個大字,圓潤飽滿,古樸端莊,在綠樹掩映下彌漫著文化馨香——坐落在江西省井岡山市龍市鎮的龍江書院,被譽為“我軍軍事院校的搖籃”“朱毛會師圣地”。飛檐翹角的古建筑,見證著久遠的往事——1927年11月,毛澤東在寧岡龍江書院成立了工農革命軍軍官教導隊。國防大學的“根”,就在這里。

穿過黑漆實木大門,抬頭環顧,整座書院呈贛派建筑風格。內有九井十八廳,回廊曲徑相通。文星閣高達三層,斗拱挑檐,登樓遠眺,風光盡收;閣頂藻井飾雙龍戲珠浮雕,栩栩如生。左右回廊與南北廂房連通,分設啟秀齋、崇文祠、報功祠、步月齋、梯云齋等。各祠齋名開宗明義,雅趣生輝。書院前用麻石條砌置泮池,辟“狀元橋”拱跨其上。

在古代,書院是教書育人的所在。雖說這座書院比不上岳麓書院、白鹿書院等大牌書院那么氣派,但只要想想在一兩百年前,井岡山是那么一個閉塞落后的山區,茶陵、酃縣和寧岡三縣的客籍紳民就有捐資興建如此標準書院的胸懷和見識,不由讓人為他們贊嘆。

史料記載,龍江書院開辦后,“士之負籍肄業者,咸視館如歸焉?!彼轮菪螯h庠之遺法,學習白鹿、鵝湖、岳麓、嵩陽等書院,進行嚴格治學,并定期派出在院生員赴白鷺洲、豫章等書院學習。書院建成后的近70年間,從這里走出3位狀元、38位進士、10余位舉人。龍江書院與全國其他書院一樣,至辛亥革命后逐漸廢除舊學,推行新學,后改為縣立第二小學。

歷史不希望龍江書院如面前的龍江河一樣默默流淌。1927年10月,一位獨具慧眼的偉人率領工農革命軍來到寧岡茅坪。為培養軍官和地方武裝指揮人才,毛澤東于11月底在這里開辦了一個工農革命軍軍官教導隊(后改稱紅四軍軍官教導隊)。譚震林、陳士榘等150余人,在此既學政治又習軍事,前后兩月余。國防大學尋根溯源,將龍江書院開辦的教導隊立碑稱為“中國第一所軍?!?。中央軍委原副主席張震同志在此題詞:“我軍軍事院校的搖籃”。

龍江書院聞名天下,主要還源于一個大事件:朱毛紅軍在這里勝利會師。

1928年4月28日,朱德帶領著南昌起義和湘南起義部隊,從粵北經湘南到達這里。毛澤東聽說朱德住在龍江書院,便帶領何長工、何挺穎等人趕來龍江書院會見。朱德、陳毅聽到毛澤東要來,便和王爾琢等人到門口迎接。當時,是由何長工把朱德介紹給毛澤東。在此之前,朱德、毛澤東彼此仰慕卻從未碰過面。兩人來到了這座名為“狀元橋”的石拱橋中央,兩雙大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

會師后,這里的工農革命軍人數從2000多人激增至10000余人,槍支共計5000多支。為此,朱德曾慨嘆賦詩:“紅軍薈萃井岡山,主力形成在此間。領導有方經百煉,人民專政靠兵權?!?/p>

明道堂,是當年紅軍教導隊的教室。寬敞的大堂里,依當年的樣式擺放著黑板、講臺和課桌,仿佛歷史在此凝固。我情不自禁地坐下,盯著黑板,仿佛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揮動著手勢為官兵講解戰略戰術。當年居無定所的工農革命軍來到龍江書院,沒有把它用作工農革命軍總部,而是用來辦教導隊,其對文化教育的重視程度不言而喻。紅軍教導隊辦了多期,總計有150多名學員,為湘贛邊界工農武裝割據斗爭培養了大批優秀軍政人才。

一生嗜書如命的毛澤東,在井岡山時有兩個珍貴的小書簍。無論是轉戰邊界各縣,還是回到根據地,他都隨身帶著這對“伙伴”。書簍里主要裝著馬列著作、中外軍事名著和他隨時隨地搜集到的各種書籍、報紙和文件等。毛澤東通過讀書,思考著中國革命的道路問題,思考著敵強我弱情況下的作戰問題。工農革命軍有如此重視學習的領袖,因此在那樣艱苦卓絕、腥風血雨的環境下,在剛剛有了一塊落腳之地后,就想到辦一個教導隊,這似乎是一件再合乎情理不過的事情了。

學習的自覺和對知識的渴求,源于本領的恐慌和救國救民使命的擔當。正如毛澤東在《井岡山的斗爭》一文中說的:“我們的兵,昨天入伍今天就要打仗,簡直無所謂訓練。軍事技術太差,作戰只靠勇敢?!边@樣一支部隊,怎能擔當起救亡圖存的重任?極富戰略眼光和遠見卓識的毛澤東,要把手頭這支隊伍當作種子來培育,要通過他們讓黨的主張在“人民中間生根、開花”。于是,他親自出席軍官教導隊的開學典禮并講話,指出:“人,不是在娘肚子里就懂馬列主義,懂用兵打仗的,所以要學習。但要在短期內學好,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這就需要有移山倒海的氣魄。我們共產黨人鬧革命,推翻軍閥政府,消滅封建剝削,完成土地革命,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也需要有移山倒海的氣魄!”通俗易懂的話語,揭示了紅軍建校辦學的深意。

一群穿草鞋、背土槍的漢子,在龍江書院談兵論戰,到羅霄山脈的廣大農村去宣傳、發動和組織群眾進行土地革命,有效地配合我們黨在井岡山創立了第一個農村革命根據地,點燃了“工農武裝割據”的星星之火,開辟了“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的革命道路。龍江書院的教學實踐,抓住了戰斗力要素之關鍵,不僅開創了我軍院校教育的先河,也是推動中國革命走出低谷、走向勝利的重要一步。從這里之所以走出了一大批治國、治軍棟梁,我想,這或許正得益于巍巍井岡的烽火洗煉,玉汝于成。

強軍之道,要在得人。人才強則事業強,人才興則軍隊興。從昔日的紅軍教導隊到如今闊步邁向世界一流綜合性聯合指揮大學,歲月深處蘊含著一個院校成長發展的精神寶藏和智慧密碼?;赝埥瓡?,讓我們對此更加清晰。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十大网投平台